CY-Left

读书闲书杂志

活着-余华

读《活着》的一点感受

余华的《活着》名气已经足够大了,我要是说一些推荐的话,恐怕只会显得锦上添花。这里,姑且谈一点体会吧。

整本书读完并没有花掉多长时间,毕竟全书也就 12 万字。当然,并不是说文字数量就一定和阅读时间成正比。余华这本巨著,用老人自述的形式,用浅浅的 12 万字,几乎完整的描述了一个家庭、四代人生。

本书笔墨最多的自然是福贵,毕竟整个家族中,就他的寿命长。福贵,人如其名,福且贵、贵且福,生下来就是纨绔公子,这和他的父亲一样。在他垂暮之年的自述中,关于自己败光家产的故事,说的很淡很淡,仿佛这是命中注定的一样。从花花公子骤然转变成家有老小的贫苦农民,这一切,都不急不缓的从福贵的口中讲述出来。

祸不单行,战乱、灾病甚至包括命运,对除了他之外的家人都很不友好,福贵进城求医,不幸被迫充军的期间,我一直心疼的是福贵的妻女,那个年代的女辈,拖着一老二小,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,反而是子女渐长,老母离开人世,该死的福贵才从失踪中冒了出来。

福贵回家,家珍哭诉自己悲惨的人生,说福贵在城里失踪,自己如何寻找;说凤霞大病,自己又如何绝望……这一切,我们从福贵口中得知,从福贵很平缓很平缓的故事中得知。再后来,从家珍的亡故,到苦根的不幸,故事的一切,被描述的愈来愈安详。

故事里的福贵,包括故事外的我,对着痛苦的经历,变得无法选择,一概顺受。从富贵的口中,仿佛福贵从未斗争过悲惨的命运,可是谁知道呢?怕是斗争之后,仍然是孤独长寿,老牛伴终。不管是快乐或是痛苦的人生,在老天的布置之下,都如此之安详!命运之轮,只能接收?!

经历过苦难者,神经是绷着的,稍有感触便感同身受;顺风顺水的人,神经是松散的,不把松散的神经拉到最大,是不会疼的,这可能是部分人读此书觉得只伤不悲的原因吧。

本文虽拙,却也系作者劳动,转载还请保留本文链接: http://cyleft.com/?p=579



Have any Question or Comment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